生肖时时彩走势图
 用戶名: 密 碼: 保持登陸  作家   忘記密碼  注冊會員  注冊作家
耽美小說->凜夜獨行章節列表 > 凜夜獨行_ 季卿臨出現

凜夜獨行  季卿臨出現

    季天從洞窟里走出來。

    他使用風符后,就迅速到了這個熟悉,陌生,并且恐懼的地方。這是他和季卿臨相識的地方,也是他曾經被困了好幾個春秋的地方,這是他父母死的地方,也是他獲得重生的地方。

    他回到這里,一切回到了原點,看到眼前熟悉的洞穴內壁,想到自己可能余生還要在這里度過,就不免有些孤獨和心酸。

    所以,他決定走出洞窟,再看世界最后一眼。把這個世界很多美好的東西帶進去,讓自己覺得孤獨的時候,就回憶一下,自己唯一喜歡的人曾經給自己的一切。

    “主人其實,我真的好舍不得你啊。”季天默默的說,周圍只有雜草和野花,能聽到他說話,或許還有一只路過的蟋蟀,可以聽到話語哽咽之中,還有抹眼淚的聲音“可是,我實在是太喜歡你了,我也不知道為什么會這樣。”

    “我就,不想你和別人真的結婚。我就只想你和我一直一直在一起,不能結婚,就像以前那樣,也挺好的。”季天蹲下身子,撿起一塊石頭,往山下扔去,像是要扔掉自己對季卿臨的喜歡一樣用力的扔下去,可是扔完后,反倒哭得越發得用力。

    “我還真是,自私呢。”季天抬起頭看向天空,“這種紅葉統帥出現的時候,我居然還在想著你。”

    “可是,這又和我有什么關系呢。反正你,總是有更重要的事情,更重要的人。”季天笑了笑,開心得像是一個剛失去父母的,慶祝再也沒有人可以管住自己的野孩子一樣。

    “明明自己不重要卻還要把自己看得好像很重要的感覺,可真難受。”

    季天爬到洞穴上方的石壁上,貼上好幾張符咒,這種符咒是他花了好久的功夫才設計的,本來是想要對付野獸的,沒想到卻用在了自己身上。

    這種符咒綜合了引爆和封印雙重功能,可以說一旦觸發,就算是神明也不要想從這個洞穴逃脫出去。

    “好了,這么好的符咒,用在這里還真有點舍不得。”季天拍了拍旁邊的石壁“好好珍惜你們生命里第二次的塌陷。”

    跳下后,他又嘟囔了一句“紅葉應該沒有賦予石頭生命吧?”

    一陣風刮過,從左向右,吹散了季天凌亂的發絲,也吹開了季天本來繁瑣的思緒。風里的氣味香甜而熟悉,熟悉到毛孔都能幫他感受得一清二楚。

    那個抱著自己走出洞穴的人的體香。

    那個自己穿過的好多件他小時候衣服的人身上的味道。

    難道,月山出現野獸了嗎?他居然這么急促的趕過來?還坐著江明旭遇到緊急任務才能使用的紅葉戰車,莫非月山野獸來勢洶洶,必須要他提前來指揮戰斗,后續部隊才能到達?

    凜夜騎士團紅葉戰車屬于極其稀有的軍事資源,全國只有兩輛,一輛在宮內,太后代管;另一輛在主軍帳,由江明旭負責該車的使用,一般非萬分緊急的情況,該車是斷然不能使用的。

    想到這輛紅葉戰車,是在這么緊急的情況才能使用,再回想起剛剛出現紅葉統帥的征兆,季天不由的捏了一把汗:難道是那個世界的人也察覺到了紅葉統帥,并且得知了紅葉統帥的地點?所以季卿臨現在是要去保護這個剛臨世的紅葉統帥嗎?

    如果是這樣,這個任務一定九死一生吧。

    我,要不要,過去幫忙……?

    季天心里不由自主的擔心起季卿臨來,季卿臨就像是插入季天心臟的尖刀,任它放著就足以疼痛到炸裂,可是拔出又會血流成河。

    季天搖搖頭,嘆息了一句自己怎么這么沒用,又慌亂的爬上了洞穴上方的石壁,摘掉了剛剛設下的符咒,說不定待會兒,有可以用得上的地方。由于太過匆忙,好幾腳都差點踏空摔了下來,季天回頭看看下方的懸崖峭壁,心中更是涼了半截。

    要知道,雖然季天小時候出身鄉野,攀爬理所應當不是難事,但他卻是戰亂中長大,爬山爬樹的技能并沒有多強,反而是躲地洞的經驗要更足。后來進入了季府后,更不需要攀爬了,這項技能便幾乎荒廢了下來。尤其在心慌意亂的時候,更加危險重重。

    季天想使用紅葉之氣短暫控制身體平衡,借空氣的力量暫時支撐住身體,可是剛剛風符的作用太強,消耗了太多的紅葉之氣,以至于現在向氣流借力也成問題了。

    季天嘲笑自己一聲,沒想到自己都弱成這樣了,還想著去幫季卿臨:他還真是一本讓人上癮的書。

    季天單手握緊一塊石頭,另一只手擦了擦額頭上的汗,避免它們留到眼睛里遮擋住了視線。可是不巧季天握住的那塊石頭因為承載不住重量,開始松動,而季天卻完全沒有反應過來。

    當季天發現這塊石頭已經脫落,自己身體已經失去支撐的時候,一切都晚了,他本能的想要用剛剛擦汗的手馬上抓住另一塊石頭,可是事與愿違,這個崖壁從來沒有那么一刻那么平整過,他怎么也找不到一塊可以握住的東西讓自己停止下落。

    五指一直努力按在崖壁上,可是身體還是以極快的速度向下落,季天的手指被石壁磨得滾燙,血液也已經在崖壁上作出了鮮紅的畫作,可還是沒有抓住一塊足夠支撐自己身體的石頭。

    季天低頭看看萬丈高崖,要是這么落下去,一定會摔得粉身碎骨。但是他沒有任何辦法,底下看著也沒有凸出的石塊可以給自己站穩,也沒有伸出的枯木可以讓自己抓住——他只能任由自己下落,越來越快,耳畔風的呼嘯就像死神在鳴笛,只待最后奏鳴一到,他就會成為紅葉的追隨使者,前往紅葉的世界,再也沒有人會記得他了。

    “紅葉神祗,我追隨您來了。”季天閉上眼睛默念,心如死灰,并不是因為畏懼死亡,而是因為充滿遺憾。

    “這么想去陪紅葉,不多陪陪你主人嗎?”

    什么?主人?季卿臨?你怎么會在這?

    季天猛地睜開眼睛,環顧四周,但是他并沒有找到季卿臨,于是又失望了下來——果然是自己的幻聽么?可是,這種幻聽,是那么真實和強烈。

    不,不是幻聽!

    季天能明顯感覺到,雖然自己沒有看到季卿臨,可是卻聞到了季卿臨身上的味道。那種淡淡的茱萸的味道,他即使到了紅葉的世界也不會忘記的味道。如今他感覺,這股味道夾在風里,包裹著他,他的下落速度開始變慢,甚至停滯在了半空中。

    “膽子倒是挺大,都學會背著主人跳崖了。”季天敏銳覺察到腰間有一股熟悉的觸感,還沒有回過神來,自己已經被抱起,身后的季卿臨滿臉冷漠,內心卻暗流洶涌。再說這句話之前,季卿臨都不知道自己排練了多少遍,才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不那么緊張。

    嗯,畢竟我是主人,不能權威掃地,不能表現得很擔心他的樣子。

    可是真正說完,季卿臨才發現,自己的聲音,還是有些顫,害怕和恐懼在字里行間流露無疑。

    季天沒有說話,但是也沒有掙脫。

    他雖然還是有些芥蒂,但是卻從來沒辦法拒絕季卿臨的任何接觸。尤其是這么親密的接觸,他在夢中都多次幻想過能夠再被他抱起來一次。

    “還不說話了?”季卿臨問

    季天深呼吸一口氣,說道:“你,怎么會在這里,你不是應該來找紅葉統帥的嗎?”

    “紅葉統帥?他在這里?”季卿臨聽到季天這么問自己,有些莫名其妙。

    “我不知道啊,我只是感覺到紅葉戰車的痕跡,又看到了紅葉統帥現世的標志,以為你是過來尋找紅葉統帥。”季天說。

    季卿臨聽完,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笑什么?”季天問。“我就是這么以為的啊!不然你駕著紅葉戰車匆匆忙忙丟下大部隊一個人來是干什么?”

    季卿臨聽完后深吸一口氣,小聲說“我,是來找你的。”

    “找我?”季天耳朵一陣轟鳴。

    “對啊,找你啊。”季卿臨點點頭,抱著季天飛到了不遠處的紅葉戰車內。

    “你來找我干嘛”季天坐在紅葉戰車上,渾身不自在,說實話,他是沒資格上這車的。紅葉戰車只有在任官職極高的人,極為緊急的情況,才能使用和乘坐,否則便是重罪。

    因此,季天不太相信季卿臨是來找自己的。或許只是順路見到了,救下了自己,就和當年的情況一樣。

    “你是不是不信,覺得我只是順道救了你,就和第一次我救你的時候一樣,只是順路積德,做點好事?”季卿臨好像看透了季天的想法,反問道。

    季天聽完這句話驚呆了。“你,怎么知道?”

    “你想什么我能不知道?”季卿臨沒有放下季天,而是讓他像一只小貓一樣趴在自己的腿上,自己摸著他的頭發,想要把剛剛風吹亂的頭發摸順一點。

    “”季天不說話了,默默躺著。

    “第一次我來月山,確實是執行任務。凜夜騎士團撤離的時候,戰犬發現了山洞有生命的跡象,所以就把你救了出來,因此只是巧合。”季卿臨說。

    “那這次?”季天緩緩地問。

    “這次沒有別的任務,把你找到,就是唯一的任務。”季卿臨回答“如果我不騎紅葉戰車,只怕這么短時間,還真趕不來,那我豈不是要后悔了。”

    季天從口袋中拿出一塊碎成兩半的松香黃,遞給季卿臨。

    季卿臨楞了一下,胸口竟然有些疼痛:在這個國家,松香黃是一種主仆契約的象征,在奴隸市場,主人發現自己想要的奴隸,便可購置一塊松香黃,與奴隸簽訂主仆契約的協議,一旦松香黃碎裂,協議終結,雙方就不再是主仆關系了。一般情況下,松香黃存放在主人的手中,如果奴隸想要獲得自由,便需要用足夠的資金,購回松香黃銷毀。如果主人想要賣出奴隸,便可以公開出售奴隸對應的松香黃,直到有人購買。

    季卿臨當時給季天準備的是最貴的松香黃,源于宮廷服飾的點綴物,并且外部還鑲有銀框。可以說這塊松香黃,不止是一塊石頭那么簡單,它還是一件不算太便宜的工藝品。在外人眼里,這是非常殘忍的做法:這意味著這個奴隸一輩子也獲得不到自由了。但是在季卿臨的心中,想的卻是這樣你一輩子也不會離開我了。

    喜歡一個人卻不自知的時候,就想用最徹底的手段,讓那個人不會離開自己。

    可是,后來,季卿臨還是將那塊松香黃送給了季天,他覺得,季天是不可能會離開他的。可是眼下,看到這塊碎裂的玉,他才知道,季天是真的打算放下一切,安心死在這里了。

    季卿臨接過松香黃,看了一眼,隨后扔出了馬車,頓時心情大好,完全沒有了剛剛的煩悶和痛苦。

    “給你準備了新的。”季卿臨回答,從口袋中掏出一把純玉做的梳子,“你毀了主人的松香黃都沒經過主人的同意,總該答應主人最后一個要求吧,收下他。”

    季天看到梳子的那一刻,臉馬上就紅了。

    這這不是

    季天迅速明白了季卿臨的意思。

    可是,聽江明旭的意思,季卿臨不是已經和太后

    “不許想東想西的,收下。”季卿臨看到季天想收又不敢收的表情,有些焦急。自己都這么主動了,這季天怎么還疑神疑鬼。

    “哦”季天收下梳子,心情有些五味雜陳。他不太明白季卿臨的意思,難道季卿臨還不知道送人梳子的意思嗎?不會自己主人這點常識也沒有吧。

    “我當然知道送梳子的意思。”季卿臨說。

    “”季天決定放空大腦,什么也不想了。

    “如果我沒記錯,你被困在洞穴里大概十年?”季卿臨見季天不說話了,開始自己尋找話題,免得兩人就這樣有些尷尬。

    “算上出去的那天,十年多52天。”季天回答。

    “嗯”這季天還真記得清楚

    “那你,出來后距離現在,也差不多三四年了吧。”季卿臨又問。

    “算上今天,三年多289天。”季天回答。

    “嗯,我記得你剛出來的那會,經常害怕,晚上睡不著,還要我給你講故事來著。”季卿臨說。

    “嗯,然后被管家打了,說我是下人,怎么能讓主人講故事。”季天笑著說,覺得自己當時有點好笑,可能是在洞穴活的太久,太想念爸爸媽媽了,就覺得好像,什么人都會對自己好一樣。

    “然后我讓你住在我房間了,那幾天都是你睡床,我睡門口。”季卿臨也陪著季天笑了起來。

    “我當時看你天天睡門口,還以為睡門口舒服,有天我就裝睡,然后起來靠著你,和你一起睡在門口,第二天感冒了。”季天說。

    “是,然后我又給你端茶送水,煎湯熬藥,也不知道誰是主人。”季卿臨說。

    “可是那是我不懂事,后來我給你端茶送水煎湯熬藥的次數也很多啊!”季天反駁道。

    “就是這樣把你慣的。”季卿臨冷冷的說,心里卻有一種說不出的溫暖。

    “那你不慣我好好去照顧太后不就好了。”季天說。

    “”又來了,果然還是自己做的有些絕了。

    “我,我還是繼續和你講個故事吧。”季卿臨沒法接季天的話,又沒有想好該怎么解釋自己和太后純潔如綿羊的姐弟式忘年交情誼,只能夠先把那件事情告訴季天了。

    那件事情,是江明旭心中永遠的刺。當季卿臨聽說之后,便下決心,千萬不能步入江明旭的后塵。直到遇到了他,讓自己手足無措,一步又一步深陷的他,他才有了敢和命運拔河的勇氣。

    “嗯”季天轉過頭,對上了季卿臨清澈的眸。

    更多原創耽美小說盡在耽美中文網http://www.rdllr.com.cn

    如果您喜歡本作品,請記得點下方的“投它一票”,以及多發表評論,這是對作者最好的鼓勵!
看不完請按CTRL+D自動添加到收藏夾,下次接著看    快捷鍵:上一頁“←”,下一頁“→”,目錄頁“Home”或“End”。
我也要發表評論查看全部評論 《凜夜獨行》最新評論  本頁只顯示最新10條評論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生肖时时彩走势图
評論內容:請勿發表人身攻擊、廣告及其它宣傳類言辭,最大留言數500字,請自覺遵守相關政策法規。

驗證碼: 點擊獲取驗證碼 匿名發表
耽美原創小說總榜
最新耽美原創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