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肖时时彩走势图
 用戶名: 密 碼: 保持登陸  作家   忘記密碼  注冊會員  注冊作家
耽美小說->似愛非厭章節列表 > 似愛非厭_ 第9章

似愛非厭  第9章

    醒來的時候,林旭已經去wistaria了。

    慕月恒掙扎著要不要去找他爸再談,昨晚鄧心蓮礙著,故意設個圈套,讓他特別難看地失態了。

    不知道林旭怎么想,感覺他就是個被人唾棄的破布娃娃,被遺棄在垃圾堆中,無人認領。撇開他富家公子的身份,他只是一個普通22歲的無業青年,他實在是搬不出理由繼續待在那人的身邊,兩人的身份差別太大了,對于他來說簡直可望不可即,原來也是有他不能動心的人啊……

    而且他完全不了解林旭的事,雖說他倆曾在同一所高中,但他模糊的記憶中好像打自高二后就再見過他了,一個青澀又不失俊氣的少年浮現在他腦海里,那個時候的他已經夠帥的了,但他更喜歡現在的他,昨夜那結實的胸膛太讓人留戀了。

    慕月恒拍了拍臉蛋,讓自己矜持一點。他現在得收拾好自己才去公司,至少這樣看起來不會輸得太慘。

    來到公司,他在總裁辦公室門口前渡步,有些躊躇不決,但還是敲了敲門。里面出來一道沉穩的聲音:「進來吧。」

    「爸。」

    慕父聞言抬起頭,語氣略微嫌棄:「你來干什么。」

    慕月恒抿了抿嘴,這什么意思。「我來和你談談,」慕父打斷他,「別說廢話,我很忙。」

    慕月恒深吸了一口氣,冷道:「你是不是寧愿相信鄧心蓮也不愿信我。」

    慕父怒瞪他,「別直呼你媽的名字!沒教養的混小子。」

    「他不是我媽!這樣一個陷害我喜歡的女人不配做我媽。」提起這個就來火,慕月恒發現了前些日子去wistaria搞事的人正是他后媽,為什么偏偏是林旭,是因為他和林旭走太近了嗎,他很自責。

    慕父冷笑了一聲,幽幽道:「還不是你亂搞男人,惡心。慕家沒有你這樣的人,凈讓老子顏面盡失。」

    慕月恒有些氣,干脆破罐子破摔:「行啊,那我和你斷絕關系,這樣就是你所盼了吧!」

    「把卡交出來。」慕父冷著臉讓他把所有儲蓄卡都上交,卡里的錢都是他打進去的,但其實慕月恒并沒多用。反正都斷絕關系了,那不如再絕一些,「把屋里的東西帶走,不然全扔丟。」

    慕月恒一臉怒氣‘砰’帶上門,他去了言清的公司,他真的太難受了,又不敢打擾林旭,只能委屈他的Xiong-Di了。

    ……

    見到言清后,慕月恒假哭著要去抱住他,言清已經習慣了,淡定問他:「怎么了?」

    于是慕月恒把那些零零碎碎的破事都逐一告訴言清,「我不知道該怎么辦,好煩。」其實他恨不得早些離開慕家,但他現在卻不曉得該怎么面對林旭,即使知道林旭愿意讓他留在家里他也沒法理直氣壯住下去。

    除非,多一層骯臟,卻有效的關系。

    慕月恒順道問他有關林旭的事,言清一五一十都告訴他了:「林旭這個人啊是挺好相處的,但有時候j就很難猜測他內心。以前挺冷酷的,但高二休學后就變了另一個人似的,變得更狠了。」言清見他對林旭這么上心,不禁調笑道:「怎么,喜歡他了?」

    慕月恒略微不自然地咳嗽了一聲,裝作一副深不可測的模樣說:「誰知道呢。」

    言清見他一副傻樣怕他會做什么傻事,他讓慕月恒先回家休息一下,隨后打給林旭,「林旭,你和慕月恒處成怎樣了。」

    那邊笑了笑,「快成了。」

    言清略有所思地敲了敲桌面,他說:「趕緊回去看看他,有點不放心,他今天不在狀態。」

    林旭應了一句就掛了,指揮好送貨人員把沙發放好就匆匆回去了。

    慕月恒趁林旭還沒回家偷偷溜進廚房,拿出一小包安眠藥,倒了杯溫水放了幾顆進去,他有些害怕藥力不夠效,他是第一次做這種事,但自己已經一無所有了只能用這種卑鄙的方法了。

    突然聽見開門聲,但藥片還沒融透,他嚇得一激靈,趕緊晃了晃杯子好讓藥片加快溶于水中。

    「怎么了?」林旭冷不丁問他。

    慕月恒僵了一下,緩緩回頭露出笑容,「你回來啦,喝水嗎?」也不知道剛才的行為有沒有被看見。

    林旭盯了他一會,看得慕月恒驚悸不安,看見林旭點頭了才悄悄松了口氣。他把水遞給林旭,手有些抖,林旭沉默不語接過了,想也沒想喝了一小口,他斜眼看著慕月恒的反應,一臉驚慌低著頭,他暗笑想著居然有人敢對他下藥。

    林旭沒多逗留在廚房,他拿著被子到客廳坐了,慕月恒也跟著一并出去了,他有些別扭地開口道:「呃,我先去洗澡了。」

    「嗯。」林旭看著他,深邃的眼眸露出復雜的神色,讓人摸不著頭腦。

    等聽到瀝瀝水聲后,林旭起來把那杯水倒了,他覺得有些犯困,搖了搖頭硬是撐下來了。原來是安眠藥,接下來他要干嘛呢,林旭冷笑了一聲打算配合他繼續演下去,看看他葫蘆里賣的是什么藥。

    慕月恒出來的時候發現林旭已經躺在床上睡著了,他忐忑地喊了一聲:「林旭。林旭你睡了嗎?」

    回答他的是一片沉默。

    看來藥效發作了。慕月恒咽了口水,壯著膽子解開林旭的腰帶,里面是一條黑色的子彈內褲。

    林旭的聲音冷不防響起,「你知不知道你在干什么。」

    慕月恒第一反應是完蛋了,他為什么這么快醒來。「讓你包養我。」聲音故作鎮定,身子則抖抖瑟瑟,他還在半坐在林旭身上,打算起來的時候,卻被林旭牢牢按住往下壓。

    「慕月恒,這是你自找的,沒機會反悔了。」林旭有些氣,什么包養,聲線也跟著冷起來。

    慕月恒頓時疼到眼前一黑差點昏闕,他哭著大喊:「嗚!不要!嗯…林旭!林旭,對不起唔!」

    林旭的后背被慕月恒抓出一條條紅痕,林旭并沒有阻止他的行為,后背的刺疼感反帶給他一種瘙癢感,就像小豹子的爪子在撓著他一樣。

    這么一副美景只有林旭他一人能看見,不管以前慕月恒艸了多少男孩,但現在為他開。苞了以后,能往死里操死他的只能是林旭。

    想到這里他有些愉悅,像是給慕月恒一個小獎勵,俯下身吻了他的眉心,慕月恒淚汪汪看著他。

    他靠在慕月恒身上低喘著,性感得像野獸低聲嘶啞。慕月恒被撲面而來得雄性氣息弄得再次高。chao,他大口呼吸著,鼻間全是林旭的古龍水味,仿佛有無數雙手掐緊他脖子讓他無法呼吸。

    他驚慌向林旭求助:「哈!哈老公,好難受!嗯哈…」

    林旭皺著眉起來了,他抱起慕月恒放在大腿,輕輕拍打著他后背讓人放松下來。他有些怪責自己干嘛這么把持不住把人艸傻了,他身后還是第一次,但還是慕月恒的錯,自己作死爬上他床來。

    慕月恒腦袋一片空白,剛才過于激烈,他是真的有點吃不消。回神過來,才后怕般哭出來,他沒想過林旭真的會往死里艸他。

    林旭沒說話,把人抱起往浴室方向走去。

    他把人放下,但慕月恒根本站不穩,他尷尬地讓人摟緊他,畢竟是他做狠了。慕月恒哭著摟住他脖子,把頭埋在胸口,林旭吻在他發間作安撫。他打開水,耐心幫慕月恒清洗。

    草率把兩人的身體都洗一遍后,便把人抱出去,床單弄臟了,他只能走去書房,書房里有張沙發床,放下來勉強足夠兩個成年男子躺著一起睡的。

    他從衣柜找了兩條褲衩,擦干了慕月恒身上的水便替他穿上再用被子包住他,免得著涼。他自己則坐在床邊幫慕月恒吹頭,風筒是無聲的那種,所以林旭輕聲問還在抽泣的人兒:「知道我為什么生氣嗎?」

    慕月恒邊一吸一頓哭泣著,邊搖頭說不知道。

    林旭關掉風筒,認真看著慕月恒,就是遲遲不開口。慕月恒差點又被他的嚴肅嚇哭了,林旭見狀連忙說:「你對我下藥沒關系,但是月恒,你為什么要說讓我包養你呢?」

    慕月恒楚楚可憐說:「因為…因為沒人要我了,我想不到別的籍口留在你身邊嗝,所以就…」還用帶著紅絲的眸子瞥了林旭一眼。

    林旭伸出手指擦去慕月恒眼眶掛著的眼淚,「我以為那晚已經表現得很明確了,卻忘了你是個小傻瓜。」他覺得手上的觸感不錯又用指頭摩挲了幾下,繼續說:「我不是跟你說過別想這么多嗎?為什么不肯相信我呢…」

    「我沒有不信!」慕月恒下意識反駁,隨后又支支吾吾道:「我真的很害怕。」

    林旭淺淺一笑,「別怕,有我在。」也不再說話,改用行動表達。

    方才缺少的吻,現在補上。

    分開后,林旭見他一臉花貓咪樣有些好笑,撫著他的臉問那人兒:「你怎么到我這里就這么愛哭了?」

    「我才沒有…」還不是你太溫柔,慕月恒扁著嘴想。

    「以后,」林旭情不自禁笑出來,「只能在我懷里哭。」

    慕月恒白了他一眼,「哼。」隨后也被陽光般的笑容感染了,跟隨一起笑著,笑得天真又幸福。

    ……

    「月恒,我愛你。」

    「嗯,我也是。」

    「傻瓜,我知道啊。」

    「那,我會一直陪著你。」

    作者的話:月恒和旭哥篇暫時告一段落了,接下來會回歸主線。那啥,昨天生日于是有福利哦,上面的咳,有完整版,搜尋wb:葵花砸,就看到啦。

    更多原創耽美小說盡在耽美中文網http://www.rdllr.com.cn

    如果您喜歡本作品,請記得點下方的“投它一票”,以及多發表評論,這是對作者最好的鼓勵!
看不完請按CTRL+D自動添加到收藏夾,下次接著看    快捷鍵:上一頁“←”,下一頁“→”,目錄頁“Home”或“End”。
我也要發表評論查看全部評論 《似愛非厭》最新評論  本頁只顯示最新10條評論
游客
發表于 02-27 17:55
作者有意到我們lc發展嗎?有全勤,福利多流量大,負責
 
評論內容:請勿發表人身攻擊、廣告及其它宣傳類言辭,最大留言數500字,請自覺遵守相關政策法規。

驗證碼: 點擊獲取驗證碼 匿名發表
耽美原創小說總榜
最新耽美原創小說
生肖时时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