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肖时时彩走势图
 用戶名: 密 碼: 保持登陸  作家   忘記密碼  注冊會員  注冊作家
耽美小說->問案錄章節列表 > 問案錄_第二卷 京城中的神秘訪客 第二十一章

問案錄 第二卷 京城中的神秘訪客 第二十一章

    “真是好懷念啊,明明才離開京城短短幾十日,卻像幾年沒回來過似的。”

    幾天前才從山灤縣返回京城的安明畫感慨著,回想起在山灤縣時經歷的一切,好像在做夢一樣。此時的她正和嚴雯并肩走在京城繁華的街道上,聽著街邊小販的吆喝聲,熟悉又有點陌生的感覺真的很神奇。

    和平安寧的生活真是太好了。

    嚴雯比她從容的多了,清麗的臉上一派云淡風輕:“你第一次接手刑獄司的案子,以后習慣了就不會這么想。”

    在月水閣見面之前,她對安明畫的印象無非是市井傳言所說的“好逸惡勞的紈绔子弟”,但此番在山灤縣經歷的一切,卻讓她對這個人稍微有了些改觀。

    明明已經害怕到哭出來的地步,卻還是一直跟著自己堅持到了最后。

    如果再經些歷練,假以時日或許她可以成為一名真正可靠的刑獄官也說不定。

    而被寄予厚望的人則默默回憶著一路的刀光劍影——習慣這個詞,聽起來就很嚇人。

    但出乎意料的不想離開。

    加入刑獄司,大概是她這輩子最后悔,也是最不后悔的決定了。

    “那些老人們怎么樣了?”

    雖然知道這種話題很破壞氣氛,但還是忍不住問了一句,到底是很關心的事情。

    嚴雯沒有避諱這件事:“我昨天跟父親私下商討過,刑獄司會對年長者網開一面,大概不至于死罪。可再想回到山灤縣,絕對是沒可能的了。”

    “這樣啊,”安明畫感嘆了一聲,心里清楚這樣的結局已經算是難得:“不過你還要向朝廷奏表吧?這么悠哉沒關系嗎?”

    嚴雯倒不甚在意:“都已經做完了,明天進宮聽陛下夸獎兩句就可以了。”

    “被陛下夸獎,這么了不起的事情你居然說‘就可以’了?”剛買了份桂花糖,吃的正起勁的安明畫險些嗆到——這人是有多不在乎功名?淡然的有點可怕了吧?

    “對了,忘了跟你說,明天你要跟我一起去。雖然你現在還算不上是朝廷的人,但這件事總歸出了一份力,陛下已經親準了破例讓你進宮。”

    “咳咳咳……”這下是真的嗆到了。一介草民要進宮面圣,可以說是從來都不敢想的事情。

    兩人難得悠閑的逛著街,沿途隨手買了些掛件首飾等小玩意。眼見日上中天,安明畫放下手中的燒餅,提議道:“雯雯咱們找個地方吃飯吧,我快餓死了。”

    “也好。”雖然你一路上一直在吃。

    心里想著,嚴雯很厚道的沒說出后半句。正打算找家酒樓吃飯,突然看見一個人影敏捷的穿過街上的重重人海快速向這邊跑了過來:“明畫!”

    安明畫聞聲抬頭看去,那人很快到了眼前——是多日未見的損友:“咦?鄭凌?你怎么在這里?”

    與此同時嚴雯也認了出來,這人正是當初在月水閣跟安明畫在一起的,另一個女扮男裝的人。

    鄭凌氣喘吁吁的停住腳步:“這些日子你跑哪去了?我找了你快一個月都找不見人,還以為你被山賊抓去當壓寨夫人了呢……這位是?”她說到一半才注意到還有其他人,視線疑惑的看向嚴雯,莫名覺得很熟悉,卻想不起來在哪見過。

    “這位是刑獄司掌事的三小姐,嚴雯。我這個月有點事沒在京城,回頭跟你解釋。”

    “行,回頭咱倆找個地方好好算筆賬,”鄭凌咬牙切齒的同時還不忘四處觀望,“你可把我害慘了。”

    安明畫見她鬼頭鬼腦的樣子好像在防著什么人,好奇道:“你又闖什么禍了?”

    作為經常在一起廝混的死dang,她太了解這位小姐了。平日里閑不住的人,一定要搞出點事來才舒坦。

    鄭凌的答案卻出乎她意料:“誰闖禍了?我現在不惹事都快沒命了,有人要逼婚啊!”

    “逼婚?就你?”安明畫有些好笑的看著她。

    “你還笑。”鄭凌見她滿臉不相信的樣子很想解釋,卻聽見一個稚嫩的聲音:“凌凌,找到你了哦。”

    “完了。”鄭凌聽見那熟悉的聲音時心里一驚,整個人都不好了。嚴雯和安明畫則抬頭望去,一個約莫十歲左右的小女孩身著一襲淡粉紗衣,正倚在一家酒樓二層的圍欄上笑吟吟的看著這里,隨即用輕功飛身而下,吸引了一片路人的目光。

    那輕功說不上好,但嚴雯看著總有一種違和感,覺得哪里不對又說不上來的感覺。

    很快小女孩就來到鄭凌身邊,親熱的挽住她的胳膊,大大方方的笑著自我介紹:“凌凌,這就是你之前說起的朋友嗎?你們好,我是鄭凌未過門的妻子,我叫祈爾。”

    “未婚妻?”安明畫驚訝的看著身高也就到鄭凌腰側的小女孩,“鄭凌,你什么時候換口味了?就算再怎么好看,也不能連這么小的孩子都不放過吧?這違反天啟例律的……”

    “你胡說什么。”鄭凌試圖抽回手,無奈對方抱得太緊根本抽不回來,只好作罷。

    嚴雯卻注意到了祈爾灰色的雙瞳,微微皺眉:“她看起來不像中原人,別是被拐來的吧?”

    “嚴姑娘你想的太多了,”鄭凌無奈的翻了個白眼,看向祈爾:“可以放開我了嗎?”

    祈爾堅定的搖搖頭:“不行,我一放手你又該跑了。娘吩咐我盯著你的,在爹回來之前要讓你收心,不許去那些亂七八糟的地方。”

    “看吧,不是我拐來的,是她非得跟著我,”鄭凌不得不決定放棄掙扎,雖然心里生氣,還是勉強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盡量柔和一點,“放開我吧,我不跑。這么久沒見明畫了,總得找個地方吃頓飯敘個舊吧?一早上沒吃東西了,你不餓我還餓呢。”

    祈爾認真的低頭想了一會兒,忽然看向嚴雯:“松手可以,如果她再跑的話,你能幫我抓她回來嗎?”

    雖然不知道她小小的腦回路是怎么把自己牽扯進去的,但嚴雯多少有點理解了眼前混亂的局面:“可以。”

    不顧鄭凌滿頭黑線的表情,得到了嚴雯的保證,祈爾不情愿的松開手,四人進了剛才她下來的那家酒樓。

    本身安明畫和鄭凌就是多年的好友,平日里幾乎無話不談,嘴上從沒什么忌諱。可現在雙方的“家屬”都在場,氣氛就很奇怪了。幾人有一搭沒一搭的一邊吃飯,一邊聊些無關緊要的話題。祈爾吃點東西填飽了肚子就開始犯困,卻又不敢睡著,一只手拉著鄭凌的手,靠在她身上昏昏欲睡。鄭凌無法,很想就把她扔了不管,但想到自家親娘的陰云密布的臉,又不能把人甩開,只好歪了下身子盡量讓她靠的舒服點,又騰出手來把人攬住。

    “鄭凌,我都不知道你什么時候這么會哄孩子了。”

    安明畫打趣她,也有些引導話題的意圖——嚴雯就在身邊坐著呢,刑獄司辦案的事情暫時還是別向其他人透露了。與其等鄭凌開口問自己,倒不如先發制人。

    而且她也真的很好奇這位損友一個月里都經歷了什么,流連花街柳巷出了名的游手好閑的鄭家小姐居然在這么短的時間里連未婚妻都有了,這世界還能變化更快點么?

    鄭凌估摸著祈爾睡著了,才壓低聲音:“你還好意思問?都怪你!那天閑的沒事為什么要去月水閣……”

    憋屈了一個多月的鄭姑娘可算找到了吐苦水的地方,一股腦的把這些日子的經歷都說了出來:“我爹出外地談生意大概還得半個月左右才能回來,我娘為了讓我這段時間不惹事,無所不用其極,連撿回來的便宜媳婦都要了。跟祈爾聯手倆人一起對付我,對祈爾言聽計從的,我都快分不清到底我倆誰是她親生的了。”

    “這小丫頭更要命,我只是不小心看到了她身上的標記而已,就非說我是她的命定之人,死纏著不放。我走到哪她跟到哪,現在別說是青樓,我想去個茶樓都得被人盯著,再這么下去我估計還沒等我爹回來我就先瘋了。”說到這里,視線不由自主的瞥向睡的正舒服的罪魁禍首。

    安明畫哭笑不得:“你講點道理吧,要是追根究底的話,那天明明是你提議去的月水閣,還真怪不了我。”

    “我不管,我的一萬兩銀子……親Xiong-Di、額不,親姐妹也要明算賬,你不能不承認!”

    看她們越說越大聲,周圍隱隱開始有路人好奇的側目,嚴雯咳了一聲:“鄭姑娘,你大可不必擔心,這筆錢算在我賬上。本身當天晚上的事就是刑獄司布下的局,我去跟鴇母說明,那一萬兩自然不會要你的。”

    “你?這事跟你有什么關……等等,你不就是那天晚上臺上的文文姑娘嗎?”眼睛不太好的某人才認出嚴雯的身份。

    “是我。”

    鄭凌驚訝了半天:“明畫你可以啊,這么快就把人拐到手了?”

    “別胡說,比起我這還是先解決了你的麻煩吧。”安明畫給她倒了杯酒,機智的岔開了話題。

    果然看見鄭凌的眉頭又皺起來了:“兩個月前花閨繡娘的瓷瓶破了,讓我幫她尋一件好的。恰好前幾天我看見爹爹的火窯出了件合適的瓷瓶,就趁祈爾晚上睡著去花閨給她送了過去,結果還是被祈爾逮到,當著整條街鬧得那叫一個慘不忍睹。現在整個京城的花街柳巷都知道我家有這么一位,誰都不敢讓我上門。”

    安明畫嘴角一抽:“有這樣一位愛你的小夫人,我真不知道是該恭喜你還是該同情你。”

    “你們在說什么?”不知是不是因為她們的對話聲音太大,祈爾被吵醒了,迷迷糊糊的用小手揉了揉眼睛,“凌凌,咱們回去吧,回去的太晚又要被娘罵了。”

    鄭凌聞言,隔著窗框看了看天色:“還真是。明畫,嚴姑娘,我們還有事要先離開了,你們慢聊。”

    看著那兩人走遠了的身影,安明畫長嘆一聲:“沒想到鄭凌也有被收的服服帖帖的一天。”

    “那位鄭姑娘也是哪家商號的千金?”嚴雯問道。

    “是啊,鄭家是京城的陶瓷大商,在整個天啟有很多分號,我們家需要的東西很多都是和鄭家合作的。所以我跟鄭凌很久以前就認識了,”安明畫說著,突然警戒起來,“你別是對鄭凌有什么想法吧?”

    嚴雯無奈的戳了一下她的額頭:“你的腦子里都在想些什么?”

    “也是,人家現在都是有主的人了。那個叫祈爾的小孩一看就是個美人胚子,長大了肯定要把鄭凌那個看臉的迷得神魂顛倒。”安明畫自顧自的點頭分析著。

    “我倒是對那個孩子有些興趣。”嚴雯倒了杯酒。

    安明畫急忙抬頭,十足十認真的看著她:“你不是吧?人家雖然長得好看,但終究是個孩子。”

    嚴雯此時已經懶得戳她了:“你怎么滿腦子都是這些?我在意祈爾是因為她那雙眼睛。”

    她這樣一說安明畫就放心了,也跟著回想:“那雙灰色的眼睛?確實很稀奇,我長這么大都沒見過……”

    話說到一半戛然而止——等等,灰色的眼睛?

    據陸疏所說,那個對雯雯來說很重要的叫做武蔚的人也是灰色的眼睛。

    思緒已經飄得遠了的嚴雯沒有注意到她的失神,喃喃道:“灰色的眼睛是一支遠在塔烏山的神秘部落——雅爾拉族的標志。據說雅爾拉族的族人都是灰色的雙瞳,而且習武天賦極高,不過已經很久沒見他們的人在中原出現了,”想了想還是不放心,“父親說他曾在十七年前作為朝廷的使臣接見過雅爾拉族的族人,明畫,我要去跟父親說一下祈爾的事。”

    見她起身離開,安明畫立刻從神游中清醒過來,看了一眼還沒吃完的一桌美食,匆匆跟了上去。

    更多原創耽美小說盡在耽美中文網http://www.rdllr.com.cn

    如果您喜歡本作品,請記得點下方的“投它一票”,以及多發表評論,這是對作者最好的鼓勵!
看不完請按CTRL+D自動添加到收藏夾,下次接著看    快捷鍵:上一頁“←”,下一頁“→”,目錄頁“Home”或“End”。
我也要發表評論查看全部評論 《問案錄》最新評論  本頁只顯示最新10條評論
游客
發表于 10-24 20:55
知道大大不會坑的,加油哦
 
游客
發表于 08-03 09:34
加油,加油,等著哦
 
游客
發表于 08-02 23:04
你終于回來啦,很驚喜
 
游客
發表于 07-31 11:09
很棒的故事,大大有意到lc寫文嗎,資源豐富模式完整。
 
評論內容:請勿發表人身攻擊、廣告及其它宣傳類言辭,最大留言數500字,請自覺遵守相關政策法規。

驗證碼: 點擊獲取驗證碼 匿名發表
耽美原創小說總榜
最新耽美原創小說
生肖时时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