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肖时时彩走势图
 用戶名: 密 碼: 保持登陸  作家   忘記密碼  注冊會員  注冊作家
耽美小說->楚風韻gl章節列表 > 楚風韻gl_重生 問詢

楚風韻gl 重生 問詢

    舊事重提,真是別有一番滋味,而心頭那根刺似要融入她體內般,一寸兩寸沒入她的心臟戳得她生疼。

    “我知道。”黎洛深吸了口氣,微合雙眼極力平復自己心口的不適淡淡得開了口。有了前車之鑒,會是什么下場她當然不難想象,但——

    “是我對不起她,所以我會盡我所能彌補我當年犯下的錯的。”就這一事上她已經擺明了態度,她不需要別人時時刻刻提醒她,她也不想再背著這負罪之感度過余生。

    古飛琴沒有說話,因為她心里很明白,即使當初沒有黎洛,楚業矢也終究會發現那兩個人的關系非同尋常,只不過是時間早晚的問題罷了。而黎洛的所作所為無非是提早了曝光的日程,楚諾若恨她估計也很正常,何況她還是她最信任的下屬,被自己的親信出賣誘發的一系列慘劇試問誰又能受得了?

    彌補肯定是要彌補的,只是那人已經不在,而她又尚在搶救,她倒是想知道她打算怎么彌補。

    “你好,請問古含夢的家屬來了嗎,麻煩來補一下手續。”就在黎洛重新邁開腳步打算離開的時候一名護士敲響了病房的門再一次打斷了她的步伐。

    “能不能拜托你暫且先幫我照看下她,我去辦理下手續。”雖然有楚家的幾個保鏢在,但是都是幾個大男人而且也不認識,交給他們古飛琴實在不放心,好在黎洛還沒走,且她的直覺告訴她,她一定會答應的。

    “好。”

    本來黎洛是覺得這里用不著她就在想要不要去搶救室那邊看看,可想了想又覺得那里應該也不需要她,一時之間她陷入了不知道該走還是該留的兩難境地。就這么一走了之的話她會擔心楚諾的安危,哪怕回去她也是睡不著的,還不如待在這里和他們一起等結果便答應了下來。

    “謝謝。”擦肩而過之時,古飛琴再一次道謝,這一回黎洛倒沒說什么只是點了點頭,反正她現在也沒什么事,而且辦理手續應該用不了太久。

    原本辦理手續的確是用不了太久的時間,從排隊登記到交費一般就是十來分鐘的樣子,而現在的點人比較少,再加上費用已經有人幫她交了更不需要花太多的時間。只是,好巧不巧,就在她在一樓大廳補辦手續的時候恰好碰到了楚業矢一行人。

    在遠遠就看到楚業矢進大廳的時候,那個排面,古飛琴當時是真的很想趕緊填完資料就回去的,她實在沒想到楚業矢會這么快從公安局里出來并且還來了醫院。算算時間,他們到醫院好像也才過了半小時不到的時間,莫非這公安局是開在這醫院附近的嗎?還是說楚老爺子根本就沒去公安局呢?且更令她沒有想到的是楚業矢會徑直朝自己這邊走過來。

    楚老爺子想干嘛?

    自從發生了那么多事情后,古飛琴對楚業矢以及他身邊的人是極度反感的,雖說她們倆已經不幫楚業矢做事,但礙于身份該有的禮貌還是要有的。對于楚業矢的走近,古飛琴是朝他點了點頭表示了問候繼續填她的表。

    “楚董。”相比之下,護士的態度明顯就恭敬多了,見到楚業矢是立即起身問好。

    “嗯,你們忙你們的。”面對這兩種差別待遇,楚業矢倒沒說什么,只是點了點頭沉吟了會兒又轉向在忙著填表的古飛琴。

    “她沒事吧?”

    她?楚業矢的問話沒來由得讓古飛琴挑眉并停下了手中的筆,她不知道他口中的‘她’具體是指他的孫女還是她的妹妹?不過看他的臉色好像有些不大好。

    “如果您問的是少主的話,我并不知道她此時的情況,或許仍在搶救;如果您問的是含夢的話,她已經沒事了。”既然不知道是哪個她,古飛琴干脆是把兩種可能性都回答了,免得自己會錯了意惹得楚老爺子不高興。

    顯然,楚業矢問的是古含夢的情況,對于自家孫女的狀況,他在還沒來醫院的時候便已經給在醫院的兒子打了好幾通電話,只是每次都被他以不用他擔心孩子會沒事諸如此類的言語掛斷。

    正常情況下沒事肯定會說沒事,只有有事才會這般回答。楚業矢實在放心不下,公安局那邊他是讓自己的幾個女兒去了,他自己則帶了幾個人趕來了醫院。只不過他沒想到會在醫院大廳碰到看起來好像在辦理手續的古飛琴,本著關心的念頭上了前。

    “沒事就好。”楚業矢沉聲說了句。在黎洛送古含夢去醫院的時候他便已知會自己秘書去支付所有治療費用,說到底古含夢受傷還是為了保護自己孫女兒,他沒道理讓她們自己付這個醫療費,何況她們還救過楚諾,他們楚家更應該好好對待這姐妹倆,所以他并沒有太在意古飛琴對他不太友好的態度。

    古飛琴沒有說話,只是重新執起了筆在空中毫無規律得劃了劃,落下又拾起。她真的不太習慣寫字的時候有人在她的旁邊,尤其這人還是楚業矢。

    楚業矢不走她真的無法安心落筆,她總有種被人監視的感覺,手心更是滲出了絲絲細汗,一口氣更是哽在了嗓子眼,舒也不是咽也不是,整個人幾乎處在神經高度緊繃的狀態,這種感覺真的叫人難以呼吸。這讓她不禁開始疑惑:他是還有話想說嗎?

    看樣子他不單單是為了關心古含夢而上前來的,除此之外另有目的,而這目的不用他說她的心里也猜到了七八分。

    可令她覺得奇怪的是,就連當事人的親生父母和最在意她的女人都還沒有問她,他這個曾經揚言要斷絕關系的爺爺倒是比他們還要關心她的安危。看來他的心里到底還是關心她的,并不像表面看起來的那么冷漠。又或者說他對她的關心是另有企圖的,尤其是在這個特殊時期難免令人懷疑他是不是有讓她重新做接班人的打算。

    雖說不是沒這種可能,但古飛琴個人覺得這種可能性應該挺低的,畢竟當初是他親手除的名。依她對楚業矢的了解,他做的決定向來是不可逆的,他又怎會自己推翻自己下過的決定。

    還是說,他真的只是站在一個爺爺的立場關心他的孫女,可若真的是關心她的話,為何當初寧可去信外人也不愿意去相信自己親孫女還像防賊一樣防著她?現在出事了才知道后悔不覺得晚了嗎?難道非得失去了才知道珍惜嗎?

    他楚業矢是什么人,那么老謀深算,看人就從來沒走眼過,這場悲劇明明是可以避免的,這次是怎么了?她不就是喜歡一個女人嗎?至于把她害到這個地步嗎?

    回想起那人在花海中張開雙臂一次又一次對空氣擁抱落淚和那晚她躺在血泊里毫無生命體征的畫面,古飛琴不由握緊了手中的筆,她的過去實在令人心疼,而她的過去都是他們楚家人不知道的,他們又怎會體會得到其中滋味,尤其是那個她拼了命也要保護的女人。

    既然他們什么都不知道,那她何不趁相關人員都在而當事人沒醒的時候說出來好讓他們知道知道,況且楚業矢站在這欲言又止不就是想問她話又不好意思問嗎?正好她也有話想說,就是不知道她想說的是不是他想問的罷了。

    “雖然我答應過她不告訴你們,但是你們作為她的家屬有知情權。”像是做了很久的心里掙扎,古飛琴簽完最后一個名字后深吸了口氣,將資料交于護士轉身朝楚業矢做了個‘請’的動作。

    楚業矢似是沒想到古飛琴會知道自己想問什么一般愣了一下,只不過他并沒有說話,看著古飛琴好一會兒才點了點頭拄著拐杖帶著人往手術室的方向去了。雖然他沒有說話,但是古飛琴還是從他的肢體語言中看出了答案。

    看來她想說的和他想知道的應是一致的,只是不知道楚業矢突然過來白絡霜那一家子知不知道,她潛意識里是覺得他們應該不希望看到他。

    是的,古飛琴的潛意識沒有錯,白絡霜此時此刻最不想見的人非楚業矢莫屬了。畢竟要不是他的引狼入室,她女兒又怎會幾次擦肩閻羅殿。這筆賬,她是實實在在得算在楚業矢頭上了。別說她現在不想見他,就連以后她也不想見,正所謂眼不見心不煩。

    可事實證明,你越不想見到的就越會見到,哪怕不是直接出現,它也會以另一種形式出現在你面前。就比如方才楚旭頻繁得接聽電話,白絡霜不用想不用問都知道電話那頭的人是誰。她單單聽到楚旭那不停重復的安慰式言語就有夠煩的了,更別提見到他本人了。

    她就不明白了,楚業矢既然那么擔心她,當初又為什么一次又一次得把他親孫女兒往火坑里推?!現在這么頻繁打電話詢問情況又能怎么樣,這人沒出來他們又能說什么?他再這樣頻率的打電話過來,白絡霜都覺得自己女兒還沒出來她就先進去躺著了。

    好不容易這電話是消停了,沒想到他本人直接過來了。

    當走廊拐角處傳來拐杖敲擊地板的聲音時,白絡霜是來不及思考條件反射得從椅子上站了起來,雙手抱著胸踱步到手術室門口深深擰起了眉。

    這個時間,這個地點,這個聲音,她能想到的人也只有楚業矢了。

    “爸,我不是讓你不要來嗎?你怎么過來了?”聽到拐杖聲由遠及近楚旭當時心里一驚,轉頭一看是楚業矢是立即迎了上去。明明讓他不要來,萬一這孩子真的有個好歹他老人家的心臟又豈能承受得住?而且再看自己媳婦的反應,很明顯的是不想看到他老人家啊。

    “孩子怎么樣了?”楚業矢并沒有搭理他的問話,掃視了一眼三個人轉而視線又停在了那仍舊亮著的紅燈上。

    “還沒出來。”見楚業矢沒有回答他的問題,深知他的脾氣楚旭并沒有再問,只是深吸了口氣艱難得吐出了這四個字。他是怎么也沒有想到自己再見到自己小女兒時竟是這般場景,他的心里本就堵的慌被楚業矢這么一問更是難受得說不出話來。

    “爸,如果諾諾有什么三長兩短,我唯你是問。”

    本來心里就難受,這一聽到楚旭哽咽著說出的那幾個字眼,白絡霜是沒忍住又紅了眼眶,似乎在隱忍什么般握緊了雙拳,忍著眼淚忽然轉身三步并兩步走到楚業矢面前冷冷得說了一句。

    當時真的要不是楚彬銀和楚旭在邊上拉著她,還有楚業矢帶來的幾個人在前面擋著她,她估計差點就可以和楚業矢打起來了,只不過后來她注意到了楚業矢身后的女人又冷靜了下來。

    老爺子怎么把她帶來了?

    “撒手。”

    冷靜下來后,白絡霜冷冷得朝楚旭丟了個詞嚇得他打了個哆嗦連忙縮回了手站在一旁沒敢說話。這還是他們結婚那么久以來,他第一次聽她用這么冰冷的語氣對他說話。

    而同樣都是拉著她,楚彬銀的境遇就比他好太多。白絡霜不僅沒有說什么,而且還把那只原本挽在她臂彎的手挪到手心緊緊握著,時不時得用指尖摩挲幾下,這差別待遇簡直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楚旭的心里雖然有點不平衡,但他倒不至于和自家女兒爭風吃醋,何況他知道事情發展到今天這個地步多多少少和自己父親有關系,自覺理虧和虧欠母女三人所以并沒有說話。可稀奇的是面對白絡霜的放話,楚業矢竟也沒有說話,而且白絡霜估計這時候不管她說什么他都不會反駁,甚至不會生氣,那她又何必浪費口舌氣自己。

    這么想著,白絡霜是將注意力再一次落到了楚業矢身后、當時下車就消失的女人身上。

    她,不應該是去看古含夢了嗎?怎么會跟著楚業矢過來?難道是楚業矢把她叫過來的?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他也太沒良心了吧!人家妹妹好歹是因為救她的孫女才躺進的醫院,她此時此刻肯定是想陪在自家妹妹身邊照看,他又怎能在這個時候把人叫過來呢?

    在白絡霜剛想說點什么的時候,女人似是知道她注意到了自己,只見她撥開人群緩步走到了母女倆面前彎腰深深鞠了個躬。

    “抱歉,當時我們以為她是自殺,所以,沒有通知你們。”

    更多原創耽美小說盡在耽美中文網http://www.rdllr.com.cn

    如果您喜歡本作品,請記得點下方的“投它一票”,以及多發表評論,這是對作者最好的鼓勵!
看不完請按CTRL+D自動添加到收藏夾,下次接著看    快捷鍵:上一頁“←”,下一頁“→”,目錄頁“Home”或“End”。
我也要發表評論查看全部評論 《楚風韻gl》最新評論  本頁只顯示最新10條評論
匿名
發表于 04-12 01:07
不怪作者  只不過希望可以盡快看到新章節~
 
游客
發表于 10-16 22:52
真心等的著急,很期待更新
 
游客
發表于 10-10 06:43
終于更新了,不過太少,不過癮
 
匿名
發表于 10-09 17:29
沒事  不是棄更就好    我會一直等著你更新的
 
冷影清莫化幽冥
謝謝,不會棄的,就是慢了點(努力捋大綱中……)(發表于 10-09 21:40)
 
匿名
發表于 10-04 06:54
作者是棄更了嗎?
 
冷影清莫化幽冥
不好意思,網絡有點問題,文章傳不上(發表于 10-07 20:51)
 
游客
發表于 09-11 00:22
希望過不了多久就能看到新的一章 加油
 
游客
發表于 09-10 19:04
一章不過癮啊,等了那么久
 
冷影清莫化幽冥
很努力擠時間了QAQ我也覺得不過癮23333(發表于 09-10 20:29)
 
游客
發表于 07-25 23:43
加油更
 
冷影清莫化幽冥
好的,謝謝支持(發表于 09-01 14:50)
 
游客
發表于 08-24 22:50
期待著
 
游客
發表于 08-24 22:50
哎,等待很苦啊,期待結果
 
評論內容:請勿發表人身攻擊、廣告及其它宣傳類言辭,最大留言數500字,請自覺遵守相關政策法規。

驗證碼: 點擊獲取驗證碼 匿名發表
GL小說總榜
最新GL小說
生肖时时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