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肖时时彩走势图
 用戶名: 密 碼: 保持登陸  作家   忘記密碼  注冊會員  注冊作家
耽美小說->Les小說->海城絕戀章節列表 > 海城絕戀_ 第 20 章

海城絕戀  第 20 章

    子晗趕到醫院的時候,許雁如還在急救室里沒有出來。許季山憂心忡忡地來回踱著步子,田奶奶則已是急得眼淚汪汪,看見子晗,難過得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爺爺,怎么回事?”子晗奔到許季山身邊。

    “七點多的時候,我們剛吃完晚飯,煥然打電話來,說,說你媽在外環路上出了車禍,被救護車送去中心醫院了,我們立刻就趕來了。”

    “李煥然人呢?”

    “說是去接一個什么人了。”

    “接誰啊?這種時候,他倒還有心思去做別的事!”子晗不悅地說。

    話音剛落,只見頭上裹著繃帶的李煥然匆匆地從外面走了進來,后面還跟著一個中年男子。

    “我媽到底是怎么回事?她怎么會在環城路上的呢?”子晗毫不客氣地劈頭問道。

    李煥然曾經是許雁如帶的博士,現在正在她的研究所里做她的助手,因而平日里和許家往來很密切。瞥見子晗冷冷的神色,李煥然不禁有些心慌,“許老師讓我……送她去廣石,剛上外環,誰知道就……”

    “她去廣石干什么?”子晗盯著他。

    “許老師的幾個同學約了她在廣石的白鷺山莊聚會……”李煥然小聲道。

    “這位是?”子晗轉向李煥然身旁的男子,問道。

    “這是市委周靜遠書記,你媽媽的大學同學,剛調來海城工作。”李煥然介紹道。

    子晗打量了一下他,感覺和蘇晨的爸爸完全不屬于同一種類型,蘇亞明有著一副很典型的官相,而眼前這位周書記卻恂恂儒雅如同學者一般。

    “你是子晗?”周靜遠細細地端詳著她,臉上浮現出難以抑制的激動之色。

    子晗卻只是淡淡地叫了他一聲,“周伯伯。”

    “你都長這么大了?”周靜遠情不自禁地拉過子晗的手。

    子晗不著痕跡地別過頭去,望向大門緊閉的急救室,低聲道,“也不知道我媽怎么樣了?”

    “你放心吧,一定會沒事的,”周靜遠慈愛地看著她,“來,別站著了,到這里坐一下吧,你媽媽很快就能出來了。”

    “我不累,我就在這里等我媽。”子晗的語氣雖然平靜,卻隱隱地透出一股不容置喙的堅定。

    “都一個小時了,怎么一點動靜也沒有,真急人哪!”許季山腳步蹣跚地走了過來,無助地望著子晗。

    爺爺的眼神一下子讓子晗振作了起來,心底仿佛陡然生出了無窮的力量,鼓勵她要支撐住自己、支撐住爺爺。她扶住爺爺的胳膊,“爺爺,我陪你去坐會兒吧,站得太久你的關節又會疼了。”

    “我不坐,我站著挺好的。”許季山盯著急救室的玻璃門,象是要把它看穿,看看里面的女兒到底怎樣了。

    “爺爺!”子晗低低地卻有力地喚了他一聲。

    許季山看了一眼子晗,又扭頭看了一眼急救室的大門,微微地垂著頭,“好吧,去坐會兒。”

    十一點,宿舍樓準時熄了燈。曉苒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的毫無睡意,她把小布熊緊緊地攬在懷里,仿佛只有這樣才能獲得些許的安定感。曉苒在心里和小熊說著話:她現在在哪里呢?她現在在干什么呢?究竟是出了什么事呢?她現在會是怎樣的心情呢?曉苒有著太多的問題,然而小熊卻一個也不能回答她。曉苒從枕頭下面摸索出了MP3,再摸索著把耳機戴上,輕輕摁了一下開關,綠色的顯示屏便亮了,當前播放曲目顯示的是《我坐在這里》,那樣一種旋律實在與曉苒此時的心情太不協調,快進到下一首,是《至少還有你》。林憶蓮深情款款地唱著,“我怕來不及,我要抱著你,直到感覺你的皺紋,有了歲月的痕跡……”

    曉苒看過以這首歌為主題曲的電影《安娜與國王》,描寫的是泰國國王孟卡與來自英國的女教師安娜之間發生的一段若有若無、若即若離的感情。周潤發與JodieFoster一直都是她很喜歡的演員,尤其是Jodie,雍容的扮相、優雅的舉止,不能不使人有驚艷感。兩個多鐘頭的電影,卻有大部分的時間是讓人揪著心的,為國王與安娜間的那種曖昧不明的情愫揪心,讓人恨不能一個箭步沖上前去把他們兩人拉在一塊。

    “也許全世界我也可以忘記,只是不愿意失去你的消息,你掌心的痣,我總記得在那里……”這是最讓曉苒動容的一句,一想到在天各一方的很多年以后,仍然能清晰地憶起對方掌心里的那顆小紅痣,她就覺得鼻子發酸。

    林憶蓮的歌聲還在耳邊低回,曉苒卻已是愁緒萬千了。她想了想,從床的內側摸到了手機,她把頭和手機一起藏進了被窩里。“許老師,你還好嗎?”七個字,外加兩個標點,很快編輯完了,曉苒凝視了良久才摁下了發送鍵。

    背景燈在五秒鐘后自動隱去了,手機靜靜地躺在那里,曉苒盯著它,心里有些緊張,她開始后悔自己的冒失了,她怕自己打擾到她,怕她會覺得自己不懂事,怕她會因此對自己印象不佳。曉苒不禁寄希望于中國移動的網絡,第一次希望它的網絡出現一些什么故障,讓剛才的信息丟失。

    手機輕輕地振了幾下,屏幕亮了,曉苒屏住了呼吸,用力地摁下閱讀鍵。

    “我在醫院,我母親出了車禍,剛從急救室轉入ICU。”

    曉苒不由得一驚,急忙回復過去。

    “醫生說情況怎么樣?”

    子晗很快又回了消息。

    “還沒過危險期,先過了今晚再說,我要請幾天假,你們的課恐怕還要往后推遲了。”

    著急的淚水在曉苒的眼眶里打著轉。

    “你別太擔心了,不會有什么事的!醫院離家近嗎,來回方便嗎?”

    子晗的消息好半天才回復過來。

    “醫院在長興區,我這幾天會一直呆在這里。”

    曉苒想到她可能在忙著,就簡單地回了幾個字過去。

    “你也要注意身體。”

    子晗沒再回消息過來,曉苒握著手機,在心里暗暗打定了主意。

    第二天早晨,向來最貪睡的秦詠都起了床,曉苒卻仍在床上躺著。羅薇用梳子輕輕敲著她的床邊,“曉苒,你怎么還不起來啊?”

    “我好象有點感冒,上午就不去上課了,你幫我向班長請個假吧。”曉苒從被子里探出半個頭來。

    “感冒了?發燒嗎?我給你試一□溫吧。”羅薇擔心地說。

    “不用,睡一下就好了。”

    “那好吧,你好好休息,我幫你跟馮曜偉請假。中午想吃什么就發信息給我,我幫你帶回來。”

    “嗯。”曉苒點著頭,在心里默默地和羅薇SaySorry,這是一個善意的卻無可奈何的謊言。

    待她們離去,曉苒便飛快地下了床,動作迅速地洗漱完畢,隨即從書架上找出了《海城地圖》,并拿出了紙筆。長興區一共有四家醫院,曉苒把它們的地址一一抄在了紙上,然后又在地圖上找到了學校的所在方位,確定了一條合理的路線。

    曉苒顧不上吃早飯便直奔學校門口的公交站臺,她一邊看著地圖一邊研究著站牌,坐52路直接就能到長興區醫院,她打算先先去那里找找再說。

    時值上班高峰,52路在車水馬龍的海陽路上如同蝸牛般足足爬行了四十分鐘才到長興醫院。曉苒急匆匆地下了車,又急匆匆地跑進醫院,不多時,再急匆匆地走了出來。

    接著要去的是市第三人民醫院,離長興醫院并不遠,曉苒又坐上了52路車,到了會寧路又下車轉了101路,沒坐了幾站就到了市三院。曉苒在醫院門口看了一下指示牌子,向急診樓快步走去。

    十多分鐘后,曉苒又回到了市三院門口。她向門衛打聽了坐39路車的方向,便一路小跑著找了過去。康復保健醫院坐落在一個很不起眼的角落里,曉苒下了車走了二十多分鐘才找到。又是匆匆地進去,匆匆地出來,但這次出來的時候,曉苒比前兩次都要振奮,終于有了目的地了。她在康復醫院門口打了一輛出租車,氣喘吁吁地對司機說,“師傅,我去中心醫院。”

    曉苒見到的子晗比她想象中的還要糟糕,兩眼布滿血絲,面色黯然無光,全然沒有了平日里的那份神采。

    “許老師。”曉苒一小步一小步地把自己挪到她身邊,怯怯地喚了她一聲。

    子晗詫異地看著她,臉上充滿了不可思議的神情,“你……你怎么來了?”

    “我想,我想來看看,有什么能幫忙的。”曉苒局促地回答道。

    “你,你怎么知道我在這里的?”

    “我……我猜的。”寥寥幾個字,完全省略掉了剛才將近兩個小時的奔波。

    “猜的?”子晗不可置信地看著她,“你們今天沒課嗎?”

    “是選修課。”

    “那也應該去上課啊。”

    曉苒仿佛從她的聲音里聽到了責備,便委屈地不說話了。子晗看著她疲憊的神色,口氣頓時溫和了好多倍,“坐吧,我給你倒點水。”

    “許教授她,哦不,許老師,哦不是……”曉苒為難地看著她,不知該如何稱呼許雁如。

    子晗緊繃了一夜的面部神經不禁舒展開來,這個孩子好象總是能帶給自己一種難以言喻的感覺,是安定、慰藉,抑或其他?子晗不得其解。

    “我想看看許伯母。”曉苒終于想出了一個合適的稱呼,隨即她便覺得,正是這一個稱呼,仿佛一下子就拉近了自己和子晗間的距離。

    “只能隔著玻璃窗看看。”子晗領著她向里間走去。

    曉苒睜大了眼睛,雙手按在玻璃窗上,努力地想要看清病床上的許雁如。子晗站在她身邊,注視著完全沒有知覺的母親,神情漸漸地凝重了起來。

    “還沒過危險期嗎?”曉苒低聲問道。

    “嗯。”

    “但是心率還算正常,一定不會有事的,我們多等一會兒就是了,”曉苒轉向子晗,“許伯母只是太累了,需要多休息一下。”

    子晗望著她,眼睛里盛滿了期冀,“是嗎?”

    “是的,一定是這樣!”曉苒肯定地點著頭。

    子晗若有所思地盯著她,看著眼前這張小巧玲瓏的臉上寫滿了堅定,不由得心頭一熱,投向她的目光里頓時加進了無數的溫情。然而曉苒的目光里卻滿是不舍,她完全能夠想象她這一夜是如何度過的。兩個人就這樣定定地望著對方,各自用眼神宣泄著心思。

    還是子晗先回過神來,她略有些不自然地將視線從曉苒身上移開,“你,你喝點水吧。”

    曉苒把杯子接了過來,“謝謝。”

    “你早上吃飯了嗎,餓不餓?”

    曉苒誠實地說,“沒來得及吃。”

    子晗微微地笑著,“我去給你買點吃的吧。”

    “還是我去吧,你在這里陪許伯母吧,”曉苒把杯子輕輕地放在茶幾上,“對了,你想吃什么?”

    “就買點粥吧,食堂就在急診的后面。”

    “好,那我去了。”

    子晗含笑地點了點頭。

    曉苒很快回來了,手里拎著一大一小兩個塑料袋,“我買了皮蛋粥和紫米粥,你想吃哪一種?”

    “什么都可以,你先吃吧。”

    曉苒麻利把方便餐盒打開,把勺子擺好,“我吃紫米粥。”

    “好。”

    “我猜你就不喜歡吃甜粥。”曉苒隨意地說了一句。

    “為什么?”

    “直覺。”曉苒聞著紫米粥的香味,饑餓感充斥了大腦的全部。

    子晗一口一口地喝著皮蛋粥,雖然不及田奶奶的手藝,但對于饑腸轆轆的她來說,已經是難得的美食了。曉苒騰出一只手去衣服袋里掏紙巾,卻順帶著掏出了一大把的車票。曉苒急忙把車票塞回去,但還是被子晗看見了——她只覺得喉頭一緊,幾乎要連粥都咽不下去了。

    如果您喜歡本作品,請記得點下方的“投它一票”,以及多發表評論,這是對作者最好的鼓勵!
看不完請按CTRL+D自動添加到收藏夾,下次接著看    快捷鍵:上一頁“←”,下一頁“→”,目錄頁“Home”或“End”。
我也要發表評論查看全部評論 《海城絕戀》最新評論  本頁只顯示最新10條評論
匿名
發表于 01-19 23:27
看到淚流滿面!真正的愛情,就是我愛你,愿意盡我所能,為你做一切!
能擁有這樣的愛,死而無憾!
 
游客
發表于 12-03 09:29
非常喜歡,希望能有更多的|es作品,結局最好是圓滿的!謝謝你的辛苦!
 
游客
發表于 11-25 15:15
好看,只是有些小遺憾,結尾有點太愴促了
 
游客
發表于 03-10 16:20
文學功底著實不錯。許牧白,許牧白,火山也。當有份這樣的感情擺在你面前,又該如何?又當如何?勇氣固然可嘉,是否有擔當?那個字太重,牽手?放手?假如這個故事是真的,渴望與你相識。
 
游客
發表于 02-15 18:06
不錯。
 
游客
發表于 01-26 14:54
根本停不下來
 
游客
發表于 09-25 14:15
寫得太好,看了好幾遍,喜歡晗和苒這樣的的愛情,只是結局似有一點缺憾,不過非常感謝作者寫了這么好的作品呈現給我們
 
游客
發表于 09-01 20:16
結局有點倉促吧,子含真的活著?
 
游客
發表于 06-09 21:03
很喜歡你寫的文,很有同感
 
游客
發表于 04-04 23:58
大量的古詩文看得出來文學功底不一般,很喜歡
 
評論內容:請勿發表人身攻擊、廣告及其它宣傳類言辭,最大留言數500字,請自覺遵守相關政策法規。

驗證碼: 點擊獲取驗證碼 匿名發表
Les小說列表總榜
最新Les小說列表
生肖时时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