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肖时时彩走势图
 用戶名: 密 碼: 保持登陸  作家   忘記密碼  注冊會員  注冊作家
耽美小說->鳳于九天(全23卷)章節列表 > 鳳于九天(全23卷)_07 王威浩蕩 第十三章

鳳于九天(全23卷) 07 王威浩蕩 第十三章

    鹿丹怎會看不出軍亭眼中恨意,他也知道林蔭的事情,擔心軍亭情緒無法自制,將目前好不容易有所控制的局勢攪亂,沉吟道:“十三軍佐的顧慮也有道理。不如這樣,我們請西雷王一人前往病人所在地,余下眾人暫且留在這里。若鳴王沒有說謊,西雷王也該不懼天花才對。”

    鳳鳴長身而起,朗聲笑道:“國師打的好算盤。讓我把話說明白,若容恬一刻不在我眼前,我便自己抹脖子,東凡王也好,東凡上萬的兵將也好,都要隨我陪葬。”手腕一轉,無雙劍橫在頸間。

    容恬悠閑地伸個懶腰,站了起來。

    大王一站,自然西雷方眾人都站起來。

    東凡眾侍衛驀然警覺,也霍然站起,盯著對方。白盔一方站在外圍,無聲無息肅然起立。

    只有一言不合,就是血流成河。

    天色yin沉下來。

    鳳鳴靜靜站在高臺上,迎風持劍,從容道:“國師以為如何?”

    鹿丹見他如此,知道不可強來,毫不猶豫當即回道:“鹿丹當然相信鳴王。”

    鳳鳴點點頭,看向東方軍方,頗有風度地問:“五軍佐能代表東凡軍方表態嗎?”

    五軍佐表情猶豫。他父母妻兒共六十三口人都在東凡,如果無法抑制天花的傳染,不但旗下將士無法保住,說不定還要家破人亡。

    就算為了東凡,也不能失去這個可以解救的機會。

    五軍佐正待開口,軍亭的冷笑插進來:“除了我父親,誰也不能代表東凡軍方。”

    鳳鳴正有疑問:“怎么不見軍令司大人?”

    此問一出,軍方眾人頓時臉色沉重。軍亭臉色發白,哼了一聲,轉頭避開鳳鳴目光。

    鹿丹嘆了口氣:“軍令司大人也染病了。”

    鳳鳴默然。這么說,恐怕一直沒有露面的蒼顏也沒有逃過此劫。這位將軍是東方軍方對鳳鳴最友善的,鳳鳴難免有些傷感。

    軍亭懊惱道:“若不是邪光將軍一時魯莽,將抓來的北旗俘虜各軍送去一個,東凡軍營現在怎會亂成這樣?”

    烈兒心里卻在暗喜,向容虎打個眼色。安排大量受感染的北旗人被俘原本是為了保證傳染的效果,不料邪光分送俘虜,將傳染源分散開來,更難截制瘟疫蔓延,不知不覺中倒是幫了西雷一個大忙。

    而且審問俘虜時將領多數在場,染病的將領無法及時采取措施,情勢更一發不可收拾,這場天花真是重創了整個軍方系統。

    鳳鳴恰在這時,想起曾經橫行歐洲的黑死病。他從沒想到現代防疫天花技術的傳授,會惹來這樣一場浩劫。

    那是多少人命啊。

    他卻無法責怪容恬。這確實是在目前敵眾我寡的情況下,唯一可以輕易取得勝利的方法,最妙的是,即使東凡軍方大量死傷,也沒有證據顯示是鳳鳴這方的過錯,東凡人不會把仇恨發泄在暫時被關押在東凡王宮內的鳳鳴身上。

    如果容恬強行攻城,鳳鳴說不定立即被人“喀嚓”一聲,手起刀落,身首分家。

    鹿丹打破寧靜:“鳴王到底有何打算?”

    “當然是向大家證明我沒有說謊。”鳳鳴瀟灑笑道:“請國師和五軍佐讓開一條道來,讓我們離開王宮,到染病的軍營去轉一圈,然后大家再坐下好好談談。”

    軍亭反對道:“我已經說過,除非你能在我面前證明你可解東凡此劫,否則休想活著離開王宮。”

    烈兒怪笑道:“那就叫你們抬個病人過來,我們證明給你看。”

    “不可!”鹿丹道:“大王就在宮內,怎能冒險將病人帶進王宮?”

    五軍佐道:“可否請西雷王幾名手下隨我們同去軍營看看生病的士兵?”

    “一個也不可以放出王宮。”軍亭命懸容恬之手,卻毫不膽怯,掃西雷眾人一眼,道:“這些人都是敵國西雷的精銳,個個身手高強,捍不怕死。在王宮中都能與我們斗個僵持局面,若讓他們到了郊外,恐怕我們無法制住。要讓他們逃走了,將來定成我東凡禍患。”

    “我不會讓手下分開。”容恬冷冷道:“要走就一起走。”毫無商量余地。

    烈兒嚷道:“你們快商量好,要送病人過來也行,讓我們一起去軍營也行,反正我們鳴王是誠心向你們證明他有解救天花的能力的。”

    “如果要再打一場,我們也不怕。”容虎在旁邊沉聲加上一句。

    “軍昭,”軍亭朝人群中一名侍衛命道:“傳我將令,立即帶幾名染病的士兵來這。”

    那軍昭是軍家親衛,自然以軍亭命令為先,應了一聲,轉身欲走,眼前兩道白光閃過,已被鹿丹兩名心腹高手一左一右將劍架到他脖子上。

    軍亭看在眼里,怒道:“鹿丹,你不顧我軍營中上萬將士死活嗎?”

    鹿丹目光毫不退讓,昂首道:“十三軍佐難道就不顧大王的死活?”

    “廢話!大王不過是東凡王族中挑選出來統治國家的一個人,只要東凡王族一人尚存,不愁王位無人繼承。東凡將士正在大量死傷,沒有了保護王族的將士,東凡怎么抵擋敵人?”

    鹿丹身邊一名心腹高手似乎也同時兼任鹿丹的智囊,聞言把玩著手中的匕首嘿嘿笑道:“十三軍佐這就不對了。國師并沒有說不救治東凡將士,只是說讓西雷王眾人到軍營證明給我們看,不要讓瘟疫傳進王宮。十三軍佐身為軍令司之女,卻在如此緊要關頭因為情人的死而對鳴王心懷怨恨,一味阻撓鳴王出宮,實在不明智。”

    他語氣調侃,內里曖昧之意盡露,身邊白盔士兵都嘿嘿輕笑起來。氣得軍亭渾身發抖,凌厲目光看向五軍佐:“你身為軍方將領,軍務議廳被毀之辱未報,難道竟要輕放敵人出宮?”

    五軍佐心里也覺得軍亭鉆了牛角尖,礙于軍青,不好當面反駁,只好懇切道:“十三軍佐,瘟疫再繼續蔓延,我東凡就要被毀了。比起這個來,軍務議廳又算得了什么?為了我東凡將士和百姓的xing命著想,不如讓他們到軍營一趟,如果鳴王沒有說謊,那就真是神靈顯靈,憐憫我東凡了。”

    不少人暗暗點頭。

    軍亭不為所動,沉聲道:“父親病倒時,令我暫代軍令司之職,你不聽我號令,是打算背叛嗎?”

    這是最嚴重的罪名,五軍佐這方的人不禁氣弱。

    鹿丹卻未將軍亭看在眼里,唇角逸出冷笑,對己方人馬淡淡下令:“誰敢亂來,立殺無赦。”

    “謹遵國師之命!”白盔眾人齊聲應是。

    無形的弦,在空氣中越繃越緊。

    北風凜冽。

    濃煙漸漸散去,太陽露出笑臉看著大地,積雪上流淌的鮮血已經凝固,每一處觸目驚心,讓人不禁懷疑殺戮是否人類最大的天xing。

    亮閃閃的刀刃qiang尖,在日光下反射出刺眼的光芒。

    傷口猶在淌血,大戰隨時再度爆發。

    容恬神情自若,與鳳鳴并肩而站。身后,是目光炯炯有神的烈兒和散發強大殺氣的容虎,再后一點,就是那批劫后余生,渾身沾滿鮮血的西雷高手。

    軍方死傷慘重,為了躲避瘟疫,大批精銳人馬已經移到都城郊外,以致王宮突然出事,無法抽調足夠人手,否則容恬這區區上千兵馬早就全軍覆沒。不過就算移出城外隔離,在兵荒馬亂的情況下,城里城外仍每天都有新的染病消息傳出。

    鹿丹卻是三方中最早掌握形勢的人,也只有他猜到容恬極有可能未死,使計誘殺容恬。可惜鳳鳴識破地網,害他功虧一簣,現在還要不遺余力保護佩了無雙劍的鳳鳴。

    一片死寂中,馬蹄聲忽起,蹄聲急促慌亂,在默然的對峙中分外引人注意。

    一騎遠遠馳來,馬上青年身穿軍家家衛服侍,驟見面前極詭異又極緊張的局勢,來不及表示驚訝,嘶啞著喉嚨問道:“十三軍佐何在?”

    “在前面。”

    “在高臺上。”

    那人當即翻身下馬,在一觸即發的陣列中疾步穿行,經過白盔人馬,再走入軍方前沿,一路撞倒好幾個侍衛,喘著粗氣排開眾人,一眼看見軍亭被容恬的手下挾制,腳步猛然煞住。

    軍亭一見自家家衛趕來,已知不妙,色變道:“發生什么事?”

    家衛悲容滿面,撲通一聲,雙膝跪下,哽咽道:“軍令司大人……大人他……去了……”勉強從齒間擠出這斷斷續續的話,手和雙手都抵在染紅的積雪上,渾身顫抖,痛苦得幾乎蜷縮起來。

    片刻,死一般的沉默籠罩每一個人。

    “父親!”軍亭的尖利叫聲,驟然劃破萬里晴空。

    “大人……”五軍佐目光呆滯,雙膝跪倒,仰頭看向無窮的天際,悲呼道:“軍令司大人!”

    身后一眾將領侍衛,蒼白著臉,全體默默跪倒。

    軍青去了。在東凡軍方遭受有史以來最沉重打擊的時候,軍方最強的精神支柱,去了。

    這是自己的錯嗎?鳳鳴看著滿地鮮血和跪倒痛哭的眾人,無法抑制心底涌起的凄蒼。一陣溫暖從手上傳來,原來是容恬默默握住他的手,輕輕揉搓。

    鹿丹和他的白盔親兵站在外圍,也一臉沉重。

    軍青去世,東凡大部分將領生死未卜,大量士兵死去。可以說,東凡的軍力系統已經被毀滅了大半,即使成功解決西雷眾人,也將無法面對一定會趁機侵略的北旗。

    當初將鳳鳴誘捕到東凡時,誰能想到這樣的結果?

    他這個國師,難道竟是害東凡覆滅的禍首?

    東凡覆滅后,沒有能力自保的大王又將經歷怎樣的凄涼?

    他再堅強,也無法忍受猜測這種可能xing時刀絞般的心痛。

    堅定的視線,透過重重刃尖,落在鳳鳴俊美的臉上。

    “鳴王……”鹿丹邁步,孤身跨過西雷與東凡兩陣間約一丈的空白地帶,對上西雷眾人的兵刃:“讓我們單獨談談。”臉色異常凝重。

    鳳鳴看向容恬。容恬思索片刻,點頭道:“好。國師請過來。”

    防守圈上出現一個小裂口,讓鹿丹進去后,立即重新封閉起來。

    容恬、鳳鳴、鹿丹,三人走到石柱一邊人少的角落。

    容恬開門見山道:“現在的情勢國師都看見了。東凡已經亂成一團,失去一個國家應有的防衛兵力,現在就算你活抓了鳳鳴,或者殺了我,也無法保全你家大王。”

    “一定有辦法。”鹿丹輕道:“如果沒有辦法,西雷王怎會讓我進來商談?”

    容恬深深打量鹿丹片刻,由衷嘆道:“國師真乃有驚天智慧之人,深有膽略,叫容恬怎能不佩服?”

    兩人似乎已經達成某種初步的默契,眼中逸出尊敬與笑意。

    鳳鳴睜大眼睛,似懂非懂地看著他們。

    “西雷王過獎了,鹿丹雖有滿腹心計,卻徒為東凡惹來彌天大禍。可見冥冥中自有神靈安排,鳴王確實是福澤深厚的貴人。”鹿丹露出肅容,沉聲道:“我的條件很簡單,東凡在軍事方面受西雷的保護,我家大王依然享有從前的一切權利,所有敢在東凡境內不遵我家大王號令者,西雷王需想辦法除掉。”

    鳳鳴蹙眉道:“國師到底在說什么?可否明白一點?”

    容恬柔聲解釋:“國師的意思,是東凡即將成為我西雷的屬國。”

    “什么?”鳳鳴失聲驚叫。

    他們不是被困王宮,就快被人亂劍砍死了嗎?怎么鹿丹竟在這個時候提出東凡歸順的事?

    難道他被軍青的死刺激得失去理智?

    “他還有別的選擇嗎?”容恬笑道:“國師最高的目標,就是要保護東凡王。現在除了國師本人外,只有你我最能保護東凡王的安全。國師不將東凡交給我們,難道交給即將由軍亭掌握的軍方系統?軍亭那么恨你,恐怕等局勢稍穩,會立即廢掉和你配了同一對無雙劍的東凡王。軍方早與國師敵對,就算軍方系統將來不由軍亭掌握,恐怕別的將領因為國師的關系,也不會對大王忠心耿耿。”

    鹿丹臉不改色,凝視鳳鳴,溫言道:“我信任的其實是鳴王,鹿丹在世上除了大王已別無牽掛,鳴王一定會好好保護我家大王。”

    鳳鳴暗道:你相信的其實是那把無雙劍吧。為了我,容恬怎么樣也不敢傷害你家大王的小命。

    不過鹿丹之深情,實在令人匪夷所思之際,又不禁感動。

    “國師不會后悔嗎?”鳳鳴輕道:“以一個國家的命運換取一人的安危,賣國的罵名即使千百年也會緊隨國師。”

    容恬寵溺地瞅他一眼,笑道:“你想得不夠國師深遠。東凡軍方體系已經元氣大傷,沒有我西雷龐大的軍力插手,北旗國的兵馬隨時出動,萬一東凡被北旗侵占,東凡王的下場就更加凄慘了。以東凡現在的形勢,滅亡已是必然,國師不過是減少了屠殺而已。”

    “這就是多國紛爭的殘酷之處了吧?可見再有本事,也無法一人力挽狂瀾。”鳳鳴細細咀嚼容恬的話,輕聲感嘆。

    鹿丹默然,良久方無力地嘆息:“鳴王總算明白鹿丹曾言及的大勢了。東凡已經陷進急流,敵人紛紛殺上船來,我能做的,只是選擇一個值得信任的舵手,將船交予他,希望大船能不覆滅,船上的人能保留一條xing命。至于此船今后屬于誰,非我所能決定。”眼中隱隱閃動淚光,勉強收斂悲態,沉聲問:“時間不多,軍方那邊尚要解決。西雷王請給我一個答復。”

    容恬當機立斷道:“我保證將在東凡歸順后努力阻止瘟疫的蔓延,好好對待東凡百姓,給予東凡王安逸的生活,保護他的生命。但王權必須收回,否則怎算歸順?”

    鹿丹搖頭道:“不行。大王多年來一直是東凡最尊貴的人,現在驟然讓他成為一個普通的富人,簡直就是一種羞辱。其他王族我可以不管,但在大王有生之年,絕對要居于高位,權勢在手,不受他人一絲委屈。”

    鳳鳴聽得目瞪口呆。

    難道鹿丹千里迢迢誘騙他到東凡,鏟除祭師院,對付軍方,耗盡種種心力以致命不久矣,竟只是為了讓東凡王不受他人一絲委屈?

    容恬抿起薄唇,顯出強大的王者意志:“財富可商量,但王權絕不可留。除了我,無人可保護失去國師的東凡王,國師考慮清楚。”

    “不,不能讓大王受任何委屈。”鹿丹閉目冥思,臉上掠過一絲決斷,睜眼盯著容恬,:“西雷王若不答應,你們將無一人生離此地。”

    鳳鳴不認同他的威脅:“國師不要忘記,我們還掌握著天花的秘密,現在就算國師下令殺死我們,軍方為了他們的將士著想,未必會動手。”

    “至于軍亭,她年紀太輕,在這個關頭,不一定能指揮得動所有軍方的人。”容恬淡淡指出。

    “鳴王是這樣認為嗎?”鹿丹神情篤定,淡然反問:“現在軍方悲痛哀絕,如果這個時候讓他們知道天花實際上是西雷的毒計,鳴王認為那些染病將士的死活能否壓得住眾人失去軍令司的怒火呢?”

    如果當真如此,西雷眾人唯一的下場就是被斬成肉泥。

    鳳鳴和容恬暗暗吃驚,迅速交換一個眼神。

    “你沒有證據。”

    “就象鹿丹憑空推測出西雷王未死一樣,這樣的事何需證據?只要戳出一個疑點,就能洞悉全局。西雷王決定該怎么做沒有?”

    “國師竟不顧惜東凡王?”容恬問。

    鹿丹凄然,淡淡道:“若不能保證他不受人欺辱,還不如讓他隨我一道死去。”

    鳳鳴心下惻然,捏得容恬的手死緊。

    容恬沉默。

    時間不多,假如要平安解決此事,就要給鹿丹充裕的時間解決東凡軍方。

    “好,我答應你。”容恬咬牙,眼里透出堅毅:“只要東凡王一日在世,便一日享有他現在擁有的所有特權。但在他死后,王族其他人不得繼承王權,東凡將正式成為西雷的一份子。”

    鹿丹看向容恬,探究片刻后,才欣然道:“西雷王必不會毀棄這份在鳴王面前許下的諾言。”伸出瘦削的手掌。

    空中連擊三掌,盟約已成。

    “國師且慢走,”鳳鳴叫住鹿丹,前行一步,低聲問:“國師上次說我身體虛弱,要以國師剩余xing命來挽救的事……”

    “大王已經佩上無雙劍,鳴王還在懷疑鹿丹的誠意嗎?”鹿丹道:“昏睡七日后,鳴王難道不覺得身體已經好了許多。如此血戰,若在從前,鳴王恐怕早倒下了。”復雜地看鳳鳴一眼,退出西雷的防衛圈,回到自己的陣營去了。

    鳳鳴驚訝地看著他的背影,揣摩鹿丹話中用意。

    容恬站到他身邊,欣慰笑道:“此人真是奇才,東凡王不知多大福氣,才能碰上這么一個人。

    “先不要笑得太早。”鳳鳴略懷愁慮:“東凡并不是鹿丹一個人說了算的。他未必能說服軍方。”

    “何必說服軍方?”容恬給他一個“你真傻得可愛”的眼神,篤定道:“以鹿丹的本事,對付一個失去軍青又受到重創的軍方一點也不難。”

    交談見,鹿丹已經回到東方陣營內,對臉上掛著淚痕的五軍佐沉聲道:“現在是東凡的生死關頭,瘟疫橫行,唯一知道如何解救天花病毒的鳴王就在眼前,軍令司之位空懸,而十三軍佐對鳴王素有成見。國家存亡之際,五軍佐是以東凡上萬將士和無數百姓的xing命為先,還是以軍家一個家族的利益為先?”

    五軍佐沉默片刻,掃被縛在西雷陣營中悲泣萬分的軍亭一樣,壓低聲音道:“你要阻止十三軍佐登上軍令司之位?”

    軍令司之位世代由軍家嫡系繼承,這個傳統已經有上百年歷史。

    “不錯。”鹿丹深深看入五軍佐眼眸深處,一字一頓道:“無數生靈的命運,就在五軍佐一念之間。是做東凡的救星,還是做軍家的走狗,就看五軍佐如何選擇。”

    五軍佐復雜的目光,看向剛剛承受喪父之痛的軍亭。

    將領們對軍家的忠誠根深蒂固,但看著自己親自修煉出來的優秀將士一批一批地倒下,哪個將軍能不心疼?

    “你要我怎樣做?”帶著寒氣的字從齒間一個一個擠出來。

    鹿丹的聲音柔和得象奏給神靈傾聽的神曲:“帶走軍亭,暫時囚禁。從鳴王身上套問出天花的秘密后,再將軍亭放出。至于軍令司之位,她并非合適人選,五軍佐領兵多年,資格深厚,何去代替軍青大人完成遺愿?”

    五軍佐方正的臉毫無表情,沉聲道:“我會暫時囚禁軍亭,但軍令司的位置不能輕易決定,東凡尚有幾名軍佐級將領正在養病,也許日后可以康復。軍令司由誰擔當,日后再論。”

    “如此更好。”鹿丹退開,靜靜站回自己人馬一方。

    容恬的聲音適時響起:“到底是戰是和,各位商量好了沒有?”

    軍亭正哭得傷心,聞言猛然抬頭,咬牙道:“戰!”

    林蔭當日因為怨恨鳳鳴和太后指出北旗伏兵,曾對她說過鳳鳴是不祥之人,一出現就毀了圣湖,一定還會為東凡帶來更大災難。她現在失去林蔭又失去父親,旗下將士成千人死去,怒火滔天中,這些帳一股腦算到鳳鳴頭上。

    “慢!”五軍佐終于開腔:“徒然廝殺無益。解決天花的肆n.u.e才是最重要的。請鳴王先將十三軍佐放了,表示一下誠意。”

    鳳鳴知道鹿丹已經做了功夫,當然也懂順應時勢,點頭道:“我們對十三軍佐本無惡意,容恬也只是為了救我而闖入東凡王宮。如果五軍佐也有誠意,我們不但可以立即釋放十三軍佐,還愿意派出十名精銳,隨你們到染上天花的軍營中與染病的士兵接觸,向你們證明我們確實知道如何使人不感染天花的方法。”

    東凡陣營輕嘩。

    這樣確實是最好的解決方法。

    鹿丹趁機道:“這樣吧,先請鳴王釋放十三軍佐和派出證明的人,至于鳴王和西雷王等,請暫時移動到鳴王暫住的宮殿里等候消息。”

    “也好。”

    烈兒掏出匕首,割斷軍亭背后的繩索。軍亭雙手一得自由,立即反手豎掌朝烈兒腕間斬去,欲奪烈兒手中匕首。

    烈兒雖模樣嬌柔,卻是容恬身邊兩大侍衛之一,怎輪到軍亭亂來,手腕一翻,匕首鐵柄已在軍亭虎口狠狠敲了一記。

    軍亭吃疼,悶哼一聲,轉身飛撲,指尖直向五步外的鳳鳴眼睛戳去。

    眾人驚叫。

    “鳴王小心!”

    “十三軍佐……”

    一股大力從身側涌來,軍亭去勢頓時中斷,身不由己被推下高臺。是容虎趕來了。

    “十三軍佐!”

    “十三軍佐請莫沖動!”

    軍方數人沖前將她扶住。

    鳳鳴被軍亭瘋子般的行為嚇了一跳,挨得容恬更緊。烈兒拍拍容虎肩膀,低聲笑道:“女人你也敢打,小心我回去告訴秋籃。”

    容虎淡淡道:“你敢離間我和秋籃,我就找你的永逸算帳。”

    烈兒哼哼兩聲,閉嘴乖乖回到鳳鳴身邊站好了。

    軍亭掙扎著站起來,喝道:“不要管我,我要這些辱我東凡的人償命。”她一腹怨氣無可發泄,居然硬把矛頭對準鳳鳴。

    鳳鳴眼神無辜地看著她。

    容恬不作聲,心道:女人的直覺都很厲害。這軍亭已經不知不覺嗅到里面yin謀的味道,隱約明白我們就是禍首,只是頭腦尚未清醒,不能將事情連成一串加以分析。稍予時間,她將象鹿丹一樣猜到里面的玄虛,必須要在此之前除掉她才行。

    移動目光,找到對面人群中的鹿丹。

    鹿丹竟似明白他的意思,微微頜首。

    容恬發出一聲長嘆。

    “怎么了?”鳳鳴在一旁問。

    “沒什么,只是嘆息西雷之大,竟找不到一個鹿丹這般的人才。”

    那邊已有兩三人接到五軍佐示意,向前阻攔軍亭。不過軍青余威仍在,眾人都畏手畏腳,不敢將軍亭怎樣。

    “請十三軍佐以大局為重。”五軍佐道:“十三軍佐悲傷過度,情緒激動,這里的事情,不如交給我們處理。”

    軍亭被己方人馬圍住,心生警惕,瞪視五軍佐道:“你想對我無理?”

    五軍佐看看左右,咬牙道:“不敢。只是十三軍佐太過激動,請十三軍佐先下去休息一會。”

    使個眼色,第五軍的幾位低級將領,將軍亭緩緩圍住。

    軍亭看清形勢,反而鎮定下來,冷笑道:“你要背叛軍家?”看向一片銀晃晃的盔甲,目光從每個將領和侍衛的臉上劃過,“你們要眼看著叛徒行兇嗎?父親尸骨未寒,軍家的威嚴就消逝了嗎?”喊到后面,力竭聲嘶,淚痕滿面。

    腳步聲踏著令人心臟停頓的緩慢節奏響起。

    肅靜的面容下,所有忠于軍家的軍方人馬朝五軍佐逼近。

    五軍佐看看眾人和身邊數名心腹,慘笑道:“如果你們覺得十三軍佐的作為是對的,如果你們覺得截止天花的傳染,拯救我們的將士并不重要,那就拔出你們的劍,殺了我吧。”

    緩緩逼近的人圈,停止了動作。

    甚至連領頭的幾名屬于軍家的侍衛,都無法直視五軍佐的眼睛。


    如果您喜歡本作品,請記得點下方的“投它一票”,以及多發表評論,這是對作者最好的鼓勵!
看不完請按CTRL+D自動添加到收藏夾,下次接著看    快捷鍵:上一頁“←”,下一頁“→”,目錄頁“Home”或“End”。
我也要發表評論查看全部評論 《鳳于九天(全23卷)》最新評論  本頁只顯示最新10條評論
游客
發表于 03-22 09:56
2019年的想起當年沒看完,以為完結了來補的!!!結果還是沒完結!!??
 
游客
發表于 03-20 22:55
2019年了
 
帝離殤
發表于 06-29 20:47
求大大更新啊~
 
游客
發表于 07-10 16:31
我的老天,這已經是2013年了,作者你在哪
 
游客
我的老天……現在2014了……(發表于 04-10 13:27)
游客
現在2015(發表于 01-27 22:02)
游客
你們……(發表于 02-03 00:07)
斐久久
明年2016(發表于 02-06 19:47)
匿名
後年2017年了...(發表于 02-11 09:58)
游客
大后年2018了……(發表于 03-12 14:07)
游客
大家數學真好(發表于 06-15 12:54)
游客
已經2017年了~(發表于 01-13 21:08)
匿名
我處于2017的時間段(發表于 01-27 01:47)
游客
2017(發表于 01-30 20:49)
游客
2017了(發表于 03-11 01:06)
游客
2017了(發表于 08-04 16:22)
游客
在過幾天就是2018年了(發表于 12-26 12:52)
游客
已經.....2018了(發表于 01-02 21:18)
劉清然
今年是20*了 (發表于 01-10 21:42)
劉清然
今年是20*了 (發表于 01-10 21:42)
劉清然
今年是20*了 (發表于 01-10 21:42)
劉清然
今年是20*了 (發表于 01-10 21:42)
劉清然
今年是20*了 (發表于 01-10 21:42)
劉清然
今年是20*了 (發表于 01-10 21:43)
游客
2018年的我路過。。(發表于 02-15 04:33)
游客
2018了,我還在惦記(發表于 05-07 08:44)
游客
已經2018年(發表于 05-22 21:54)
 
匿名
發表于 05-08 23:02
海量耽美精品資源  查看網址:fum99.info  或  baidu搜索“腐女久久”
 
游客
發表于 04-21 02:12
同2018年,求更新風弄大大
 
游客
發表于 02-15 16:08
現在2018年了……??????????
 
游客
發表于 02-15 04:35
2018....不想說啥
 
花筱
發表于 09-09 12:05
作者怎么啦?為什么還沒有更新?有沒有可以看到更新的?
 
游客
發表于 07-19 10:08
鳳鳴………………感覺好傻!!!別人殺他他還可憐人家、神精病!!
 
評論內容:請勿發表人身攻擊、廣告及其它宣傳類言辭,最大留言數500字,請自覺遵守相關政策法規。

驗證碼: 點擊獲取驗證碼 匿名發表
BL小說總榜
最新BL小說
生肖时时彩走势图 1378游戏大厅下载 竞彩比分直播爱彩 幸运飞艇稳赢计划回血 会计专业怎么发展赚钱多 小志游戏之声赚钱是真的吗 买大小 倍投方案 稳赚 辽宁11选五新走势图 幸运农场 湖南幸运赛车软件 吉林体彩十一选五预测 甘肃划水麻将官网 北京快3助手开奖 彩名堂计划是假的吧 北京pk10人工计划官网 怎么在今日头条回答问题赚钱 快乐12套5中奖规则